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,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
:::* 瀏覽位置:首頁 > 文章共享
  • 字級選擇
  • 大
  • 中
  • 小

文章共享


我家的慢慢天使

  • 發佈日期:2012-06-21
  • 照片說明文字我家的慢慢天使


    陳姐



    我與所有天下偉大的父母親一樣,期望自己的心肝寶貝是全世界最優秀的,能陪伴她快樂健康的成長。

    然而,我家的寶貝小緣剛剛學走路的時候,清晨起床眼睛一睜開就開始了她一天翻箱倒櫃活動力,從這個沙發爬到那個沙發,拆掉了玩具小汽車再弄壞布偶娃娃,反正她是不會停止一切的破壞活動,她的活動力超級強,也不知危險性像一隻飛蛾,滿屋子飛來飛去,縱始夜晚睡覺後也不安分在床上轉圈圈,精力之充沛簡直叫人難以想像。

    這種情行持續到三歲時,開始出現功擊行為,或尖叫、或打自己的頭,在語言發展上能說出二至三個字,但發音不標準。

    我越來越覺得不對勁,憑直覺她真的有些過動和某方面發展遲緩,就帶她到中山醫院看了兒童心智科的X醫師,一看就是兩年,醫生卻對我說:孩子沒有問題。

    稍大一點進入幼稚園,由於她不知道如何運用語言與人溝通,常出現一些粗動作,一會把小朋友的書碰到地下了,一會又將小朋友圖畫紙弄破了,自己也全身淤青傷痕累累,整天莽莽撞撞東倒西歪東奔西跑,讓小朋友非常不舒服,因而人際關係不好,不懂和別人相處、也不知道怎樣與人互動,受到小朋友的排拆,挫折不斷,回到家情緒不穩定,表現極度失望焦慮不安,不願上學。

    在教室里明顯的注意力不集中,凡事都不在乎、心不在焉,老師叫全體小朋友坐下來聽故事了,她卻在教室裏東摸摸西看看,非常不聽指令且我行我素的樣子,偶爾也會坐下來可身體卻像一隻毛毛蟲動來動去。

    幼稚園的老師對我說:你的孩子很特殊在學校狀況百出,應該去醫院看看。其實老師有所不知,我兩年前就帶去看了兒童心智科了,醫生曾明白告訴過我,孩子沒問題、大一點自然會好,悔不當初我寧可信任醫生的說詞,也不相信自己長期觀察後的判斷。

    遲了,一切都太遲了,我非常自責發瘋般的帶著小緣沖到中山醫院,直向X醫生訴說這一切,我百思不得其解,為什麼?為什麼長大了卻退步了?醫生也無可奈何!只有請求醫師開一些諸如利他能和一些治療情緒方面的藥物,試看能否控制小緣的好動及一切所做所為。

    是我不解?還是我的無知?還是醫生的忽略?導致我家的寶貝錯過了人們所說的黃金治療時期﹏即早期療育。

    我悲傷又憤怒、心亂而不平。心急到自我亂了陣腳,聽任別的家長說,中國醫藥學院 郭煌宗 醫師很好、治療特殊兒童第一流,何不換個醫生呢?我就迫不及待去排時間,第一次坐在 郭煌宗 醫師面前,果然很親切,他說孩子極度沒有安全感、過度依賴、退縮。經過腦波檢查及周密評估,及時安排職能治療、和翁士恒心理治療師長達一年多的心理輔導, 後因翁 老師要出國深造,治療暫告一段落。

    同時我多管齊下,接受台中醫院的藥物治療和情緒管理團體班、中山醫院的語言及感覺統合治療、還緊密安排另外幾家復健診所各項治療課程。

    我們母女面前,橫穿過一條路慢慢其修遠的路,因此我們開始了一場特殊療育的長途跋涉,命運再次給了我們並肩作戰的嚴峻考驗。我強忍受著身體的不適,出門前吃幾顆止痛藥就帶著她往各間醫院沖,我們一星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是在醫院渡過的。

    雖然她的某些方面比較遲慢,也被判定是永久性的情緒障礙,但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治療機會,更不會遺棄她,因她永遠是我心愛的寶貝、我深愛的慢慢天使,為了女兒快快展翅飛翔,我什麼都願意。

    每當看到她有些許的進步我就很滿足,歡喜欲狂四處撥電話給同是特殊兒童的家長們分享。我所有的辛苦與付出是值得的,我己做了充分的準備來承受一切的不幸與煎熬,甚至用我的一生來陪伴她成長!
    摘自(陳姐和緣小妞的生命歷程)部落格
  • 推上Facebook 推上twitter 推上噗浪
*回上一頁 *到最上面